马驴骡附

编辑:市侩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21 09:10:00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马驴骡附》出自元初司农司编纂的综合性农书《农桑辑要》,主要讲述饲养农畜的方法。
作品名称
马驴骡附
创作年代
元朝
作品出处
《农桑辑要》
文学体裁
官修农书
作    者
孟祺、畅师文、苗好谦等

目录

马驴骡附原文

编辑
齐民要术》①:饮饲之节,食有“三刍”,饮有“三时”。何谓也?何谓“三刍”?②一曰“恶刍”,二曰“中刍”,三曰“善刍”。谓饥时与恶刍;饱时与善刍,引之令食;食常饱,则无不肥。锉草粗,虽足豆谷,亦不肥充;细锉无节,簁去土而食之者,令马肥不啌③。如此喂饲,自然好也。啌,苦江反。何谓三时?一曰朝饮,少之;二曰昼饮,则胸餍水④;三曰暮,极饮之。一曰:“夏汗冬寒,皆当节饮。”谚曰:“旦起骑谷,日中骑水”。斯言旦饮须节水也。每饮食,令行骤,则消水。小骤数百步亦佳。十日一放,令其陆梁⑤舒展,令马硬实⑥也。
驴、骡大概类马,不复别起条端。
凡驴、马驹初生,忌灰气;遇新出炉者,辄死⑦。经雨即不死。
凡以猪槽喂马,以石灰泥马槽,汗系著门,皆令马落驹⑧。《术》⑨曰:“常系猕猴于马房,令马不畏,辟恶,消百病也。”
马久步,即生筋劳;筋劳则生蹄痛。久立,则发骨劳;骨劳则发痈肿。久汗不干,则皮劳,皮劳者,碾而不振⑩。汗未善燥而饮饲之,则生气劳;气劳者,骣而不喷。驱驰无节,则生血劳;血劳则发强行。
何以察五劳?终日驱驰,舍而视之;不碾者,筋劳也;骣而不时起者,骨劳也;起而不振者,皮劳也;振而不喷者,气劳也;喷而不溺者,血劳也。
筋劳者,两绊却行三十步而已。骨劳者,令人牵之起,从后笞之起而已。皮劳者,夹脊摩之热而已。气劳者,缓系之枥上,远馁草,喷而已。血劳者,高系,无饮食之,大溺而已。
治牛马疫气方:取獭屎煮灌之。獭肉及肝弥良,不能得肉、肝,乃用屎耳。[1] 

马驴骡附注释

编辑
①引自《齐民要术·养牛马驴骡第五十六》。系节引,先后次序亦作了调整。
②原文缺此句,参照下文“何谓‘三时’?”增补。刍:音“初”,牛马的饲草。
③啌:音“腔”,即今“呛”字,物阻咽喉中也。
④胸餍水:“餍”音“厌”,饱也。言日间可放开量让马饱饮。故谚语说“日中骑水”。“胸”字似不如用“腹”字较恰当。
⑤令其陆梁:扬雄《甘泉赋》、张衡《西京赋》均曾用过“陆梁”这个词,如说“怪兽陆梁”等,均作跳跃解。
⑥实:原作“食”,误。据《要术》及殿本改正。
⑦此说并不可信,但在我国历史上却流传很久。清代的丁宜曾撰《农圃便览》一书“七月”条,仍有类似的说法。
⑧落驹:这个词在农村中流传很广。译作“流产”,只是为了便于理解。
⑨《术》:指《齐民要术》常常引用的《师旷占术》、《淮南万毕术》、《陶朱公术》之类的书。这里仅有一个“术”字,无法得知所指何书。因以上诸书,皆已失传,无法查对。
⑩碾而不振:“碾”音展。《玉篇》作“马转卧土中”,《广韵》作“马土浴也”,即今所谓“马打滚”“驴打滚”。“碾而不振”,即谓马打过滚站起后,不抖毛。振:振落尘土。
骣而不喷:“喷”,《说文》作“吒也。一曰鼓鼻”。鼓鼻叱吒,即指马嘶鸣。“骣而不喷”:指打滚、抖毛后不嘶鸣。按:《元享疗马集》“喷”,解作“喷气”。
强行:行走不正常,如乱跑乱跳等。
观察“五劳”的五字诀是:骡(打滚)、起(站立)、振(抖毛)、喷(撒欢嘶鸣)、溺(撒尿溲溺)。
本段讲治疗五劳的简便方法。治筋劳的方法是“两绊却行三十步”,文字比较难懂。余文皆甚明。

马驴骡附译文

编辑
《齐民要术》:家畜喂食和饮水的方法,应把饲料分作“三刍”,饮水分作“三时”。这是什么意思呢?何谓“三刍”?第一种是“恶刍”(粗饲料),第二种是“中刍”(一般饲料),第三种是“善刍”(精饲料)。就是说牲畜饥饿时,可以喂粗饲料;已经快饱时,便应喂精饲料引诱着让它继续吃;只要能经常吃得很饱,便没有喂不肥壮的。草铡得太粗时,即便豆谷类精料很充足,亦不会把牲畜喂肥;如把草铡细没有长截,把土筛去后再喂,便会让马添膘,又不会喧。这样的饲喂方法,当然是很好的。啌,苦江反。何谓“三时”?第一是“朝饮”,要少;第二是“昼饮”,要“胸餍水”;第三是“暮饮”,要尽量的多。另一种说法:“夏天出汗和冬天寒冷时,皆应当少饮水。”谚语说:“早上骑的是谷子的力量,中午骑的是水的力量。”这是说朝饮应当少给水。每次饮食过后,令其快走便可以消水,哪怕是快走几百步也非常好。十天放到野外一次,让它自由地跑跳撒欢,舒展一下身躯,使马体硬实。
驴、骡的饲养方法,大致和马相似,便不再另作专门论述。
凡是刚生下来的驴、马驹,最忌讳炉灰的气味;遇到新掏出的炉灰多半都会死。经过雨水淋过的灰,便不会让驹死。
凡是用猪槽喂马,用石灰泥涂抹马槽,马身上有汗拴系在门口,皆会使马流产。《术》说:“常把猕猴拴在马房中,让马不害怕,可以避恶气,消除百病”。
马行走过久,便会引起筋劳;筋劳会引起蹄痛。站立过久,便会引起骨劳;骨劳会引起痈肿。汗湿不干,便会引起皮劳;皮劳的症状是碾而不振。汗没有完全干燥便开始饮水,便会引起气劳;气劳的症状是骣而不喷。无节制地驱驰,便会引起血劳;血劳的症状是引发“行走不正常”。
如何观察马的“五劳”?乘骑一天之后,把马放开看它的活动:不在地上打滚的便是筋劳;打过滚不及时站立起来的便是骨劳;打滚起来不抖土的便是皮劳;抖土后不嘶鸣的是气劳;嘶鸣后不溲溺的是血劳。
筋劳的,将马的前后腿分两边绊起,令其向后倒行三十步;骨劳的,叫人牵着绳拉起来,或者从后面打它起来;皮劳的,在脊背两侧用手搓摩令其皮肤发热;气劳的,暂时不要往槽上拴,离开槽头远一些,马想吃草便会嘶鸣;血劳的,拴得高高的,不饮不喂,直到大溺后便好了。
治牛马疫气方:用水獭屎煮过作药灌下。若能用水獭的肉和肝更好,不能找到水獭的肉和肝,便只好用屎。[2]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语言 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 中国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