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视距空战

编辑:市侩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16 05:34:52
编辑 锁定
目视格斗空战
人的视力范围有一定限度,在空中看到一架战斗机的平均距离是8千米左右,这是天气晴朗时的平均值。有雾、雨天、黄昏时候,能见度很差,看见的距离要大为减小。而且每个人的视力差别很大,有的飞行员可在20千米以外看到飞机,有的近到8千米也看不见。此外,还与飞机大小有很大关系,对于轰炸机可以看得远一些。人类的肉眼还有一个特点,如果已看到飞机,一直盯住让飞机逐渐飞远则可在10多千米后才看不见。相反,在天空中找飞机,有时已飞到5千米距离还找不到。8千米目前是一个一般公认(并无明文规定)的数值。两架飞机在这一距离内空战称为目视格斗空战。70年代以前绝大多数的空战是这一类空战。
中文名
超视距空战
释    义
“看不见就打”的空战
作战距离
8千米以上
优    点
目标360度攻击,扩大了攻击区

超视距空战超视距空战

编辑
“看不见就打”的空战称为超视距空战。既然称为“看不见”就表示肉眼看不见,两机作战距离在8千米以上。当然,肉眼看不见不等于“盲目”乱打。目前主要是靠雷达或红外线瞄准跟踪装置发现目标并依靠这些设备来进行作战。战斗机上的雷达发现空中目标的距离目前是100千米左右,有的飞机还要远一些。大型战斗机的雷达天线直径在1米以上,雷达功率很大,最远可“看”到150千米。而小型战斗机机头很小,可以安装的雷达天线不大,例如米格-21飞机的天线,直径很难超过0.5米,有效发现距离一般只有30千米左右。 这里还要说明一点,雷达的发现距离与目标的大小以及“隐身”能力有关。衡量后者的参数称为“雷达反射截面”(RCS),单位是平方米。它的物理意义是将飞机对雷达波反射的能力用一块“平板”的反射能力来代替。飞机愈大,RCS就愈大。飞机采用新技术,隐身能力愈强,RCS就愈小。目前无隐身功能的战斗机,例如小型飞机米格-21和F-5的RCS约为3~4平方米。而大型战斗机,如苏-27、F-15,RCS约为12平方米。中型战斗机F-16、“幻影”2000等,RCS约为5~6平方米。现代机载雷达资料上说的发现距离是指对中型战斗机而言,即以RCS为5平方米为准。但俄罗斯的机载雷达标准往往是指RCS为3平方米,所以俄罗斯雷达发现距离如果是100千米,用西方标准来说应是117千米(发现距离与目标RCS的1/4次方成比例)。
超视距空战一般指在飞行员目视距离外发射导弹攻击目标,因此采用中程导弹和远程导弹都属于超视距范畴。其优点是在速度比选择恰当时能对目标实施360度的全向攻击,明显地扩大了攻击区;由于可以从目标前半球超视距攻击,从而将拦截线外推,提高了保卫目标的安全性;在机载武器、火控系统较先进的条件下或通信指挥等信息保障条件较好的情况下,具有先敌发现先敌发射的优点,从而提高了进攻飞机的空战优势。
但是早期的中程武器系统战果并不理想,以越南战争为例,其击毁概率不到7%,比理论值整整低了一个数量级。究其原因,主要是导弹及武器火控系统不够理想。航空技术的进步使得中程武器系统日趋成熟,在海湾战争中AIM-7导弹取得了较好的战绩。据资料报道命中率已达70%左右。当然如作战双方在空战中都采取积极主动的战术,命中率可能要低一些。
目前中程导弹的发展,在射程上没有明显提高的趋势,而将注意力放在发射后不管和多目标攻击上。发射后不管导弹不采用单纯半主动雷达制导而是用复合制导形式。因此载机发射导弹后很短时间即可机动脱离或开始攻击下一个目标,避免了以前那样长时间不能做大机动的缺点,提高了自身安全性和作战有效性。但如果作战双方均已装备发射后不管导弹,那么雷达作用距离远和导弹射程大的一方具有先敌发现、先敌发射的优势。可是应该注意到,如果雷达武器指标较低的另一方在被击中之前也已发射了发射后不管导弹,尽管载机已被击中,飞行中的导弹仍可以击中对手。因此,他们之间有可能只是被击中的时间有几秒至十几秒的差异,但结局却有同归于尽的可能性。
因此在采用发射后不管武器系统时,具有先敌发现先敌发射优势的一方并不意味着具有战胜对手的绝对优势。相反的优势可能是在采用了“狼群战术”的一方,即拥有数量较多、价格较便宜的战斗机,且具有良好的协调配合能力以及从不同方位发起攻击的一方。从作战费效比的角度考虑,战机技术复杂、价格昂贵的一方损失将更为惨重。这就给飞机发展带来新的思考,即过分追求高技术可完成多任务的高度综合化的昂贵飞机是否是正确的发展方向?
作战双方在超音速情况下实施了首次迎头超视距攻击后,是否一定转为亚音速近距空战甚至过失速的近距格斗,主要取决于双方对下一步行动的决心。只要一方不打算开展缠斗并继续以超音速飞向目标,近距空战就很难展开,这与执行的作战任务关系密切。
超视作战之后接着就是近距格斗的理论在实践上或多机协同作战中往往是行不通的。基本规律是:在亚音速高机动近距格斗中(包括过失速机动中),任何一方不能坚持而提前退出,将意味着失败被击落,而在超音速迎面战斗中,任何一方不想进行超视距空战后的第二回合空战(即近距空战格斗),则近距空战就不大可能发生。
具有多目标攻击能力的中程导弹可按选定次序攻击某空域一定范围内的空中多个目标,从而大大提高一次出击的攻击成功概率。这种能力尤其对于执行全球战略,向海外派驻部队的国家更为重要,因为不管这个国家拥有多少战斗机,它向海外热点地区前线基地派驻的飞机毕竟是有限的,因此以少胜多、以质取胜是这类国家一贯追求的方针,相比之下,防御战略的国家可以调集较多的飞机从不同基地投入战斗,如果他们从不同方位发射一枚或更多导弹击中一个目标也是胜利,因此虽然这些国家也在追求多目标攻击能力,但和进攻性国家相比,迫切程度有所不同。
远程空对空导弹的发展也同样如此,甚至更紧密地与战略思想及作战模式相关联。战略进攻型国家向海外派遣的空中力量,由于不可能得到地面雷达、指挥系统的良好保障,所以必须依靠预警机,而远程导弹将构成对预警机的主要威胁。相反,本土的防御性作战,其C3I系统将主要依靠遍布本土的雷达通信指挥系统来保障,只要该系统具有较好的保护措施和余度,C3I便有保障,装备预警机,也只是起补充和辅助作用,因此预警机被击落,不大可能会引起战斗发生本质的变化。

超视距空战战法探讨

编辑
霍克,三点钟方向,敌机两架。”接到E-3A预警机的目标信息通报,霍克上尉驾驶F-15C战斗机快速右转,紧接着,僚机格雷中尉也跟着右转。随着E—3A不断传来指令,霍克和格雷驾驶着F-15C保持无线电静默隐密向敌机逼近。在距敌机约100公里处,霍克打开机载雷达对前方进行搜索。很快,雷达屏幕上出现两个亮点;为了慎重起见,霍克对目标又跟踪了几秒钟并由敌我识别器进行敌我识别,当确系为敌机后,霍克把雷达转为锁定状态,马上锁定一架敌机。与此同时,打开了武器发射开关。在距敌机约45公里时,霍克按动了导弹发射按钮。“砰”地了声,一枚AIM-120空空导弹离开挂架快速向目标扑去。数秒钟后,远处闪起一团火光,目标从雷达屏幕上消失;这时,格雷也用同样的方法打掉了另一架敌机......
这并不是一场真实的战斗,而是美军经常进行的超视距空战演练。在海湾战争中,第一次出现了中距空空导弹击落的飞机数超过了近距格斗导弹击落的飞机数,它标志着一个空战时代——超视距空战时代的到来。如何对付超视距空战,成为世界各国空军都必须认真研究的问题。从目前的技术发展来看,不外乎以下几种方法.

超视距空战打掉预警机

人们在谈论空战时,常常把焦点集中在战斗机身上,却往往忽视了预警机的作用。其实,对于超视距空战而言,预警机的作用在某种意义上讲是决定性的。因为在现代空战中,谁先发现对方,谁就掌握了空战的主动权。战斗机由于机体有限,不能容纳直径较大的雷达,搜索距离近,且存在很大的死角(只能对前方一定区域内的目标进行搜索),对所处空域的空情了解有限。而预警机则不同,其机体大,能载直径很大的雷达天线,且能360度搜索,不存在雷达盲区,对空情的掌握远远超过战斗机,如美E-3A预警机,能在9000米高空,据测到方圆400公里以外低空飞行的战斗机;能同时处理600批目标。指挥100架战斗机进行空战。同时,大量的实战也说明有无预警机,空战结果大不一样。以叙贝卡谷地空战、海湾空战。北约与南联盟空战中,叙军、伊军、南联盟空军家的战斗机刚一起飞即被对方的预警机发现,往往还未发现对方即被击落。所以对超视距空战来说,打掉或致盲对方的预警机,就大大减弱了对方获取信息的能力。
才使对方战斗机与己方进行对等作战。由于预警机所载的雷达功率很强,对其进行电子干扰作用不大.最好是用远程、超远程空空导弹或地空反辐射导弹实施“硬杀”。目前,专门对付预警机的超远程空空导弹和地空反辐射导弹均已问世,虽未进行过实战,但预警机遇到了“克星”却是不争的事实。一旦这些导弹大量装备,预警机就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悠闲地信步空中了。

超视距空战摆脱锁定

现代战斗机上所装的火控雷达,多为脉冲多普勒雷达,多普勒原理是利用地面速度为零的道理,将多普勒雷达频移为零的信号滤除。也就是说,脉冲多普勒雷达只能发现径向目标,如果目标的运动方向与机载雷达波束垂直时,则雷达往往就把目标当成杂波滤掉。因此,在超视距空战中全向告警雷达就成了必需的装备(现代机载全向告警雷达可对50公里左右的雷达信号产生响应),它可以帮助飞行员发现敌机载雷达的扫描方向。一旦发现敌机载雷达信号变为镇定状态时。飞行员应立即驾机倒转,转到与敌机载雷达波束垂直的方向,这样就会脱开敌雷达锁定。即便是正处于跟踪状态的雷达也会失去目标,必须等待光点再度出现后才能重新进行搜索和跟踪。
当然倒转的同时也意味着你在远离敌机,所以侧转摆脱敌机载雷达锁定后,仍然要转回来朝向敌机,这样又会在敌机载雷达上出现。怎么办?很简单,再进行一次倒转摆脱,这个战术就是大家熟悉的“蛇行机动”。在海湾战争中,伊拉克空军的米格一25战斗机就曾以超音速蛇行机动突入美军F-15战斗机的视距内;在澳大利亚和美军航空母舰编队进行的演习中,澳空军的F一111战斗机也曾以低空侧转闯入美F-14战斗机的封锁线。
运用蛇行机动战术,速度是关键。因为侧转争取的是短暂的脱锁,如果敌机改变方向,仍有可能重新搜索到你,所以你必须争取这短暂的空隙,抢占有利的位置;另外,速度还可以减少蛇行机动的次数,利于快速接敌。

超视距空战甩掉导弹

如果雷达告警装置告诉飞行员敌机已发射了导弹,则应运用电子干扰、箔条诱饵和机动动作甩掉来袭导弹。 超规距空空导弹主要是半主动雷达制导导弹和主动雷达制导导弹。从射程上讲,两者没有多大区别。但有一点要清楚,超现距导弹的最大射程在实战中是没有太大意义的。如果在导弹最大射程处发射,目标机只要稍一机动,导弹就够不着了;况且空空导弹为了避开干扰,还要进行一定的机动,射程就更近了。再者战斗机飞行员为了更准确地捕捉目标和识别敌我,更有把握地让导弹攻击目标,通常也会把目标机放近些,然后才发射导弹。一般最大射程80公里的导弹,其实际发射距离不会超过50公里。这个距离上,即使雷达性能较差的战斗机也能发现雷达性能较好的战斗机并进行反击。所以,如果不解决更重要的抗干扰能力和敌我识别能力,一味去追求更远的搜索距离和导弹的最大射程,这种做法是不可取的。
对于来袭的半主动雷达制导导弹,由于其发射后仍需载机雷达引导,所以目标机在收到告警信号后,仍用侧转动作摆脱雷达锁定,并施放箔条干扰,使导弹失去制导,则半主动雷达制导导弹就会因找不到目标而扑空。如果来袭的是主动雷达制导导弹,由于其有一定的自导能力(主动雷达制导导弹也不是说发射后就真的不
用管,它仍然要从外部获取信息,只有当目标进人主动雷达导引头搜索范围内,目标已很难对其进行干扰时才真正不用管,目前这种导弹的主动段距离是18公里左右),所以除了做剧烈的机动动作如蛇行机动、急剧俯冲外,同时应对其进行积极和消极干扰,从而摆脱导弹的攻击。在美伊围绕禁飞区的一次冲突中,美战斗机曾发射了4枚AIM-120空空导弹,但都被伊军飞机甩掉,令美军大为吃惊。所以对于高技术兵器,应客观评价,既不能无视它的存在,也不能把它吹上天。

超视距空战思考

透过超视距空战的表面,还应看到其背后更深层的东西:超视距空战并不是唯一的空战样式 超视距空战现在受到了各国空军的高度重视,并将其作为空战重点加以研究,这无疑是正确的。但现在还有一种观点认为超现距空战将主宰未来空中战场,这就有失偏颇了。虽然超视距导弹在近几十年里取得了很大进步,但战斗机的发展也没有停步;而且随着队形技术和超音速巡航技术的应用,将大大降低战斗机的可探测性,同时也将大大提高战斗机的机动性,双方战斗机有可能进入到格斗距离才能彼此发现。例如美国YF一23在和YF-22竞标落败的原因就是YF-23过多地强调了隐形能力而机动性不足,不适合格斗空战,也不利于在超视距空战中甩掉来袭导弹。目前,一些空军强国在研制新型中距空空导弹的同时,也没有放松新型格斗导弹的研制。如美国的AIM-9X、以色列的 “怪蛇4”、俄罗斯的R-73改进型等。所以既要认真研究超视距空战,也不能忽视近距格斗空战,二者不可偏废。
在研制和装备新型战斗机和导弹的同时。努力提高人的素质
对于超视距空战,并不是有了高性能战斗机和超视距导弹就能打胜仗。装备是作战的物质基础,要想把它变成战斗力,必须通过高素质的人来实现。现代战斗机飞行员与过去相比,最大特点是飞行员已成为整个作战系统的一个节点,而不仅仅是个战斗员。他要处理大量来自各方面的信息,并且要从这些庞杂的信息中找出有用的东西,没有相当的知识水平和良好的分析判断能力是做不到的。计算机虽然减轻了人的负担,但不能替人决定一切。例如美国有先进的E-3A预警机和快速的数据键,却没能阻止F-15击落自己的“黑鹰”直升机。再如摆脱雷达锁定和导弹攻击所做的机动动作,看似简单,却相当精确(精确的角度、精确的速度才能摆脱)、危险(任何俯冲动作都是危险的),只有基本功扎实、训练有素的飞行员才能做到。
即使是装备先进的美国、以色列,对于飞行员的训练也是非常严格的。美军飞行员年飞行小时达200以上且难度大、安全限制少;以色列飞行员在实战中常驾驶战斗机以高速进行超低空突防,密集编队时翼尖贴翼尖、上下高度差只有1米,没有妇熟的技术是根本做不到的。
培养顽强的战备作风装备落后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丧失信心。一支部队的战斗力大小很大程度体现在其战斗作风上。武器可以过时,军人的勇猛顽强精神永远不会过时。抗美援朝战争时,志愿军空军正是凭着“有我无敌”的气势和美国空军对抗,打出了中国人的威风。在60年代的国土防空作战中,面对敌人技术先进的高空侦察机,人民解放军空军某部飞行员毫不气馁,他们积极研究敌机的弱点,并对手套的摆放位置、待命室到飞机前跑多少步都做了精确计算,以求以最短的时间快速出击。这种顽强的战斗作风,使他们不但屡屡击落敌机,而且赢得了“霹雳中队”的称号。
以色列飞行员在空战中不但技术娴熟,而且头脑冷静灵活,这得益于以空军注重战斗作风的培养。以色列四面受敌,所以以色列人有着强烈的“一输就要亡国”的忧患意识。以空军飞行员正是在这种忧患意识下培养起强烈的责任感,其作风凶悍,在空战中富有主动攻击精神;大多数飞行员日出动强度可达8次,勇猛加上高超的技术,以色列空军创造了一次又一次“神话”。
培养顽强的战斗作风,要注意每一个细节的培养;勇猛不是鲁莽,要科学地分析敌我装备的优缺点,善于以己之长攻敌之短。
词条标签:
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