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玲(时事评论员、主笔)

编辑:市侩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15 22:01:42
编辑 锁定
马玲,女,北京人,资深新闻人,时事评论员。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毕业,曾留学日本京都大学攻读社会学。马玲在香港大公报任高级记者、时事评论员和专栏作家十年,现为香港《明报月刊》主笔。
马玲先后在北京和香港出版的书籍有:《胡锦涛传》、《温家宝传》、《红墙内外的独家报道》、《亮点》、《马玲专栏》、《新闻第三只眼》、《北京胡同》、《辣笔评论》等。[1] 
中文名
马玲
外文名
Mary
国    籍
中国
民    族
汉族
出生地
北京
职    业
时事评论员
毕业院校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 日本京都大学
代表作品
《胡锦涛传》,《温家宝传》《北京胡同》,《辣笔评论》

马玲《世界华人周刊》:记者是我终生的职业

编辑
作者:赵明 《世界华人周首席记者
【采访马玲手记】
马玲 马玲
马玲娴静地端坐在茶桌前,依样摆弄着精巧的茶具,用最地道讲究的品茶步骤,给每只小茶盅都斟上热茶。氤氲的茶香,慢慢从小茶盅里散开,弥漫了整个大屋。
这大屋是她自己的公司所在,精装修,有套间,坐落在北京核心地段。屋里的装饰充满小资情调,不奢华的优雅,不彰显的雍容。身陷其中,大有不知今夕是何夕的感觉。
我坐在茶桌另一边,看她。那件中式斜襟大花短袖小褂,恰如其分地烘托出她人与这房间装饰的协调;一瞬恍惚:这是那个在香港《大公报》占据10年辣笔酷评霸主地位的马玲么?
在捧读她的书时,我会被那些放胆的言辞刺激,生出看禁书的快感;她多写时政评论,其淋漓尽致、一气呵成的手笔,仗义执言、毫无避讳的勇气,都使我认定此女必干练泼辣;眼前弄茶的这马玲和写辣笔时评的马玲,可是同一人?
没错,这种落差极大的反差,恰是马玲的魅力所在。
1993年,马玲毛遂自荐去了《大公报》
就像她当年大学毕业做了一段时间的翻译后毛遂自荐去《北京周报》一样,从日本留学归来她做了一段时间的商务咨询后步入香港《大公报》。
进《大公报》北京办事处当天,主任即派她去参加一个新闻发布会,不过是个例行采访,参加发布会的二十多家媒体记者,纷纷用新闻通稿完成了任务。
马玲没用那通稿,她有意识在第一篇报道中表现自己的行文特点,且用的是四通2403型处理机,以繁体竖版打出文稿,传真到香港总部。
这是她进《大公报》的第一篇采访稿。当时就接到编辑部回复:写得好!文稿简洁,字迹清晰。这赞美有双重意思:一是她自成一体的文笔,再就是她的打字稿。她是《大公报》第一个用打印字发稿的,此前,记者的手写稿总会令编辑们费些神。
编辑部提出要求,希望马玲能够做一些别人做不出来的独家报道。那时马玲三十出头,风头正劲,且深知:一个好记者,除观察敏锐、文笔犀利外,能得到别人得不到的信息当属首要;尤其像《大公报》这样的海外媒体,更视独家信息为报纸的生命。她点头应允的同时还想到,不光要有独家信息,更要有尽量深度的判断,以及预见性的推测。
她是北京人,也派驻北京,自然以北京为阵地。
半年后,香港《明报》的一篇社评说“大公报北京办事处近期出现一位很能干的女记者马玲”。

马玲

2004年《北京晚报》采访马玲 2004年《北京晚报》采访马玲
“大雅宝枪击案”发生在1994年中秋节,清晨上班时间,北京东二环繁华的大雅宝路上,连续的枪击导致包括外籍人士在内的多名人士死伤。枪声首先惊动了住在附近的外国记者。因而事件亦成为国际关注的新闻。几乎在出事的同时,外电已见报道,但内容语焉不详。
马玲以一贯的职业敏感,率先得到信息,然后迅速赶到现场,除了采访到案发现场的亲历者外,她还是第一个从公安部得到准确信息答复的境外记者。她不仅配合了《大公报》所属的《新晚报》的午间报道,而且在第二天的《大公报》相关报道中,详尽叙述了犯罪嫌疑人(一名现役军人)的犯罪动机、实施犯罪的过程、现场悲惨场景、死伤人数及事件背后诸多鲜为人知的问题。马玲的报道在报社内外到充分肯定,这也更加坚定了她“快耳、快脚、快手”的“三快”报道追求。
从1993年到1995年的三年时间里,马玲在《大公报》发出了一系列颇有份量和影响力的独家新闻。其中最具影响力的报道有三则:一是‘长二捆’卫星爆炸的背后;二是纠正邓小平死讯让路透社致歉;三是最早报道了陈云去世的消息。
这期间,港媒、港股一次次被搅动,要知道,大陆政治事件的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影响到香港,香港的媒体也好,股市也好,关注大陆的一举一动,甚至比大陆本身更加细致入微。
“航天卫星‘长二捆’爆炸事件”发生后,马玲了解到独家情况,辣笔一挥,洋洋洒洒,一篇《卫星发射失败耐人寻味》爆出猛料。顿时,港媒如同卫星,一片爆炸之声,在港上市的“航天科技”一路震荡。国内的《参考消息》史无前例地将马玲的两篇文章转载了整整两版。
1995年前后,国外媒体对邓小平的身体状况极为关注,他们特别想知道他还能在世上存活多长时间。西德《明镜》周刊探知,吴阶平是邓小平医疗小组组长,而吴阶平又是研究老年健康问题的专家,他们就以研讨老年健康问题为由,提出采访吴阶平,吴阶平答应了他们的采访请求。
采访结束之时,在宾主起身的那一刻,精心准备的德国记者看似随意地问道:“邓小平现在身体怎么样?”吴阶平作答:“老年人嘛,身体发生些变化也都是正常的。”吴阶平哪里料到,这看似“随口”的一问,恰是此次采访的关键之点。如果他们把采访目的直接说出,想知道邓公的身状况,肯定得不到这次采访;吴阶平最后含糊的一答,让《明镜》周刊记者如获至宝,他们回去后,立刻把路透社记者招来,透露道吴阶平说了,邓随时有可能去世。”路透社随即把这一消息发向全球。
《大公报》也看到了外电,总编让马玲核实消息的准确性。马玲想尽一切办法寻找吴阶平,好不容易把电话打入吴阶平家中找到他时,已是晚上十点多,吴老正欲就寝,准备第二天一早赶往机场飞日本参加会议。当马玲在电话里把有关情况告知吴老本人时,吴阶平才知道自己对《明镜》随口的一句回答,竟然已被路透社向全球发出了轰动性的新闻。
吴阶平听后十分焦急,“我没说过这话呀”?他接下来跟马玲详细讲述了当时接受采访的过程,对方只是问了什么什么,他是怎么回答的。挂上电话后,马玲连夜动笔,一挥而就,第二天,《大公报》将事实真相合盘披露,澄清了外电散布的不实之词,前一日下坠的港股随即勃起
那时,邓小平在香港已去世数回,有人专门靠这个来炒作股票,去世一回,股市大跌一次,谣言一破,股市又升。
马玲文章一出,不但股市见起色,路透社也坐不住了。马上从德国波恩发出专电,表示就邓小平去世问题,《明镜》杂志承认误导并予道歉。其实,路透社也是通过此条专电进行间接道歉。路透社的专电还特别提到了《大公报》的澄清报道。路透社的这条新闻跟上次的那条新闻一样,也是发向世界各地。
邓小平虽然一次次被传出死讯,但陈云身体似乎一直健康。境外媒体认为,如果邓小平走在陈云前面,中国政局走向有可能出现变化。因此,陈云去世后,马玲在《大公报》以头版头条独家报道陈云去世的消息,同时总编亲自撰写社评,以整版新闻见报后,境外一片惊讶。就连新华社也是在《大公报》报道的第二天,才正式发出陈云去世的消息。
马玲还在《大公报》开设了“华人政要”专访版,每周或亲自采写、或约人采写省部级以上的政治人物,包括中南海里的领导人,进行多彩的全版报道。另外她“放胆泼辣”的言辞,让港媒对其刮目相看的同时,觉得此人神秘莫测。随着马玲在港媒声名鹊起,人们开始猜测,缘何只她能搞到独家新闻?此人必有中共高层的背景,甚至网上有文指出,马玲是中央某领导的千金。
马玲说:“当然,那些揣测是不正确的。其实,我只是以一个新闻从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能够搞到独家新闻,能够进行综合分析判断,能够写出有见地的评论,这是我给自己定的准则。要做到这一点,自然需要付出艰辛的努力,”
马玲小学写作文的时候,曾经写过将来想当记者。上大学后,她是个文学青年,曾经在杂志上发表过短篇小说、诗歌和散文。马玲天生的好奇、好动、好思,让她在新闻行业中如鱼得水。她自我总结了一套采访技巧,在实践中不断加以总结和改善,使她能采访到别人采访不到的新闻和人物,后来她能够写出《胡锦涛传》和《温家宝传》,也得益于她的技巧和人脉。

马玲

马玲 马玲
马玲写报道,不是单纯的就事论事。她从现象分析本质,以历史的、文化的眼光探究事件背后的起因和缘由,用层层剥笋的方式向人们渐次呈现,因此她的报道或评论,比之一般记者所写,为阅读者提供了更进一步的深度和厚度。
马玲的文笔清新流畅,在让人舒服的文字叙述中,予人诸多启迪和思考。马玲在日本京都大学留学时,攻读的是社会学。著名社会学家田森教授对马玲的文章评论道,“不少文章还透着社会学味道”,能“给读者带来几多思考,几多回味”。
作为记者,有胆识和独立见解很重要,但善于挖掘寻常事物中的不寻常更为重要。马玲之所以看起来独树一帜,恰是由于她自身具有这种难能可贵的优秀记者潜质。
从2000年1月1号开始,马玲在《大公报》要闻版撰写时事评论专栏,每天追踪重要新闻和社会事件,专栏的名称就叫《马玲专栏》。以个人名字命名时事专栏,这在百年《大公报》史上还是头一次。
早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大公报》就以言论著称,每周一个述评,这是《大公报》的传统,全部请文化界新闻界政界的社会名流来写,如胡适梁漱溟黄炎培蒋百里费孝通竺可桢郭沫若、矛盾、于右任陈立夫孙科梁实秋章乃器、老舍、沈从文陈岱孙范旭东等,影响非常深远,历史上《大公报》曾因此声名远播。
大公报》是目前世界上尚在发行的资历最老的中文报纸,马玲一直以《大公报》这些过去的辉煌为荣。现在,不可能再请那么多名流来写了,传统却要继承。总编委以重任,马玲自然十分重视,她明白总编是希望把《大公报》这些传统保留下来,创一个有独特个性和风格、有人文见地的品牌述评。
《马玲专栏》涉及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内容包罗万象。写专栏很累,除大量资料需要积累外,还要随时关注时事,马玲不敢有丝毫怠慢。
在2000年对国内某个水利工程事件的评论中,马玲敏锐地指出,人祸大于天灾。那时,谁敢这么说?但马玲不怕。社长见稿后,劝马玲把文字改柔软,马玲却坚持不改,认为这是客观事实,作为新闻报道者和评论者,不能回避问题,建设性的意见和批评,只会有益于国家而不是有害于国家。
马玲的诸多建设性和批评性的评论,有立竿见影的,也有石沉大海的。
参加“两会”报道时,马玲发现人民大会堂休息厅为代表和委员们沏茶的瓷杯,只在开水里涮一下便被循环使用,很不卫生。她以建议方式写了一篇述评,很快见效,后来瓷杯全部换成了一次性纸杯。另一次,她发现挂在中南海外墙边的灯笼,刚开始崭新漂亮,但日久天长灯笼变脏变破后,却不见及时更换,这种没有良好持续作风的劣根,是中国的一个大敌,直接反映在代表中国面孔的中南海,更说明注意细节、善始善终的急迫性。她写了一篇题为“中南海的灯笼该换了”的评论,没过多久,那些灯笼果真都换了,而且以后很少有脏破的灯笼继续悬挂。
在马玲的《辣笔评论》里,有篇题目为“中国暴力维权之因”的文章,在列举了几个地方发生的不该发生的事件之后,马玲写道:“纵观闹事的这些老百姓,哪一起事件也不是上来就又砸又烧的,都是上访无着,上告无门,苦求苦等无结果之下,情绪逐渐炽热到‘划根火柴就燃烧’的状态。即使到这种危急时刻,官方也并非拿出诚意与之对话,而是调动警力予以威慑,试图高压解决问题。而暴力事件被平息后,当地政府常以‘少数别有用心的人挑拨’来掩盖民众共同的愤怒,而且还要抓一些人以证明立论的正确,这无形中又为民众更大的愤怒埋下了怨种”。其真实透明有理有据的语言,犀利冷静客观到位的评说,充满个性。坊间很多议论,在她实事求是探查之后,正面抒发出来。这,恰是一个记者应该具有的眼界和胆识。
还有一篇写温家宝春节前探视东北民众的评论,名为“领导出动,群众受冻”,仅看标题,就知要点了。每年春节,从中央领导到地方领导,总会有冒着严寒视察民情的关怀举动,这本是好事,但无奈领导本无意,侍者太殷勤,地方接待者会在马路上拉起长长的警戒线,切断了人们回家的路,令老人、妇女、学生等一众人不得不在寒风中被动迎接,以至于一些体弱者被冻伤。对此,马玲写道:“诸如此类的事情,不单发生在温家宝出行时,其他领导出行也一样。对这种过度接待越演越烈之风,确实需要赶紧解决了,否则,在这寒冷的春节期间还不知道会有多少平民百姓要为地方政府的过度接待付出代价,成为受冻者和受伤者,救救他们吧”。
马玲那篇“对西藏问题的反思”相当犀利,她直言不讳地写到:“当拉萨事件措手不及发生一刻,亦是中国政府面临危机考验之时。我们不得不承认这样一个现实:政府平息事件的效率够水平,但披露事件的手法欠水平。实在不明白,政府为什么不在事件发生的第一时间披露藏独分子的暴力行为,以利用信息优势掌握主动权,而偏偏要在西方媒体扭曲报道藏人和平示威被武力镇压之后,官方才不得不被动出面应对。封锁消息,只能让西方记者想当然地变本加厉凭空揣测,于是,尼泊尔军队的镇压安在中国头上、拉萨街上武警救少年被说成武警抓人、武警战士多年前为拍电影身披袈裟被说成伪装和尚制造血案……当然这中间不排除有恶意之举,但如果允许他们进入现场,他们断不敢如此放肆地制造错误,他们可能有明显的为我所需之选择,但起码的职业操守让他们不能颠倒黑白,然而,现在禁止的直接后果就是黑白被颠倒了。”此文,引起有关方面重视,后来西藏发生问题时,在外国记者采访报道方面有所调整和改进。
有些尖锐和深刻的批评性建议,特别是涉及政治改革或制度变革的问题,往往就石沉大海了。不过,马玲对此并不悲观,她表示,这些深度的改革不可能一蹴而就,也不是一两个人或是一两个单位能够迅速改变的,但是越是难度大的问题,越需要有社会良知的人及掌握话语权的人,去呼吁,去推动。只有如此,我们的社会才能进步。眼下有个词,叫“倒逼式改革”,就是这个意思。
马玲的文章使人读后倍感酣畅,颇有切之弊、吐之快的麻辣风,实在让人难以想象这些辣笔之评出自女流之辈。马玲说,虽然她的文笔尖锐犀利,常常开门见山直言不讳,但是迄今为止,还没有任何官方人士出面限制她的话语权。从另一方面看,能容她放言点评,也是中国的一种进步。
马玲的言论,为她赢得了“有思想的女人”的评价。原中央政法委书记吴官正曾告诉马玲:喜欢看她的专栏;原国务院新闻办主任赵启正曾对马玲说:你专栏写得好;已故大师季羡林曾为马玲专栏题词:“妙笔生花”。

马玲

2013年“两会”时台湾电视台采访马玲 2013年“两会”时台湾电视台采访马玲
马玲不满足于仅写报道和评论,她希望以更深入的文字、更广阔的视角,书写中国的灵魂人物。1997年3月,在朱镕基正式出任国务院总理的前夕,香港《明报》连续用多个整版刊登朱镕基的过往,反响很好。马玲受此启发,决定在中共十六大换届前夕,以第一手采访材料写接班人胡锦涛。她的想法与香港总编达成一致后,立即行动起来,与同事李铭开车上路,穿越多个省市,亲自到胡锦涛曾经生活、学习、工作过的地方收集素材,采访了他的同学、同事、领导等,还获得了不少独家相片。
《胡锦涛——他从哪里来,将向何处去》一书的出版,让马玲这个新闻人也成了新闻人物,美国《华盛顿邮报》、《新闻周刊》、《洛杉机时报》,路透社,英国《金融时报》,法国《世界报》,日本《朝日新闻》等先后采访马玲,意大利驻华大使馆文化处还专门召开了一次面对30多位外国驻京记者的说明会,让马玲和李铭介绍写作《胡锦涛》的背景过程。
胡锦涛上任之初,香港无线电视台找到马玲,让她在有关胡锦涛的电视片中做嘉宾说明。另外,香港《亚洲周刊》载文介绍了胡锦涛本人看过该书后的评价。与此同时,在马玲准备采写《温家宝传》的时候,凤凰卫视总裁刘长乐来北京找到马玲,希望她到凤凰卫视去工作。因种种原因,马玲没有去凤凰
2003年3月,温家宝出任中国总理的当天,马玲与李铭合作的《温家宝传》在香港和台湾同时出版,台湾东森电视台采访了马玲。
说起采写胡温两人的传记,马玲感慨颇多。她透露,采访中,把从事新闻工作中积累的“十八般武艺”全都用上了。那时,外国驻京的、台湾香港的记者,都想采写胡锦涛和温家宝,但最终只有马玲他们做到了。那种竞争的拼劲,马玲至今回想起来仍觉得过瘾。
胡锦涛》一书从采访到成书,用了半年时间;而《温家宝》一书,从采访到成书,仅用了不到三个月。从2002年12月24号圣诞平安夜到北京地质大学采访开始,到2003年3月15日温家宝上任当天正式出版,写这本书用了不足九十天时间。
圣诞日那天大雪纷飞,马玲他们开车奔赴天津,在宜兴埠为找温家宝住过的胡同,他们先后请了三个带路的,天冷路滑,七拐八拐,耗了大半天时光,终于踏进了温家的故宅。
马玲说:“采访最有趣的就是,当你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突破口后,就跟决堤溃坝一样,‘哗’的一下,什么人都找到了,许多问题便迎刃而解。”
《胡锦涛传》和《温家宝传》这两本书出版后,长时间在香港和新加坡等地被列入传记类畅销书榜,目前《胡锦涛传》已印刷12个版,《温家宝传》已印刷9个版,另外还出了台湾版和韩国版等。
很多人,包括一些有名的评论家,但凡写评论,一定要选一个安静的环境,燃上一支烟,做边抽边思考状。马玲不抽烟,还常常一心二用,听着音乐,或看着电视连续剧,写很严肃的时事评论。她写“马玲专栏”时,通常是在看完《新闻联播》后,晚上七八点钟开始动手,到十一点稿子就传给报社了。看上去完全是在一种很分心的轻松状态下写出来的,但评论却多是具有厚重历史感或现实感的铿锵文字。
这就是记者马玲的独特之处。有人说,记者是份很累的差事,整天疲于奔命,夜晚在灯下奋笔疾书,但马玲却一向悠然地干着她自以为得心应手且乐在其中的美事,并不觉得太累。
对《大公报》十年的栽培,马玲始终心存感激。“《大公报》给了我一个能够充分发挥潜能的很好的平台,这十年让我得到了充分的锻炼。《大公报》宽松的环境和方方面面给予我的支持,都是促使我能够不断进步的外在条件;包括随时给我的鼓励、奖项,还有工作中的物质支持,确实给过我许多帮助。如果说,我现在写的这些评论也好,报道也好,能够驾轻就熟,都是在《大公报》打下了很好的基础”。马玲如是说。

马玲

现在的马玲,一边在香港杂志任主笔,写着尖锐的政经评论;一边开着
《健康365》杂志采访马玲 《健康365》杂志采访马玲
文化传播中心,醉心于文化事业。
迄今为止,马玲已出版多本书,书名分别为《红墙内外的独家报道》、《亮点》、《新闻第三只眼》、《马玲专栏》、《胡锦涛传》、《温家宝传》、《北京胡同》,《辣笔评论》等。
对于《北京胡同》,马玲似乎情有独钟,她说,喜欢逛陋巷,看破院,胡同里那些斑驳又斑斓的色彩令她着迷,所以她会经常带着相机钻胡同,就是个“胡同串子”,拍摄胡同里的人、景、俗、事。
在《北京胡同》里,马玲不仅介绍了很多胡同知识,还从历史和人文视角讲述了抱残守缺的怪人辜鸿铭、鲁迅故居的风雨历程、梁思成为北京城流泪等一个又一个让人伤感的故事。“凄凉拆迁”那一章,图文并茂地概括了老北京人的无奈,同时也为一些老建筑的遗像哼吟着最后的挽歌。试图为胡同穿起一串缀着历史与文化标识的珍珠,供胡同爱好者凭吊与欣赏。[3] 
而“胡同别韵”,则以视觉配合的方式娓娓道出八大胡同赛金花小凤仙的命运。还有老北京的当铺小史,北京穆斯林的过去,胡同里的“三寸金莲”和“小脚侦缉队”,旧北京殷实人家的“中产标准”以及旧时京城大款们佩戴的名牌行头。最后一章以小说的形式,通过“一个胡同老太的命运”,描绘出中国一百年来的个人史、胡同史、国家史。[3] 
马玲向往优雅精进的生活,忙碌中不忘追求闲情逸致。她的办公室,挂着两幅大大的对子:“禅思”,“雅活”。她时而召集熟女穿旗袍聚会,时而邀请知己品茗清叙,这时的她,享受的是“身在禅境乐逍遥”的境界。
她最近还在做着一件“雅事”——为自己的父母制作口述回忆史图文传。她认为,当今儿女尽孝,物质的东西已经难以让父母满足,精神的东西则让父母求之难得。马玲让父母口述自己的往事,然后用他们过去的相片串联,把人生中的一段段历史以图文并茂的方式引出来:家族、成长、经历、工作、婚姻、育子、退休,一切囊括其中,形成一本精美的图文书籍。此举不仅父母高兴,也给后代留下了可资参考的家族史。
马玲在日本、香港生活时,学会了理财之道,后来在中国经济飞速发展的过程中,她的财商也得到运用和发挥。经过多年打拼,她基本进入财务自由状态,然而她不愿意今后的人生只是坐享其成,她愿意自己始终是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马玲 马玲
她真诚地说:“其实,一旦从事了新闻工作,就会是终生的。因为你对社会的关注绝对有不同于一般人的敏感;而当你有了想法,一定要表达,这是一个新闻从业员的职业使然”。
她始终记得曾经采访过的一位老人,这位老人不善言语,很脏很穷,靠捡垃圾过活,却收养了好几个残疾孩子。采访时,她数次被老人的善良感动掉泪,当时掏出身上所有的钱留给老人。她说,老人给她的影响至深,她将来一定会去做慈善事业。
2011年11月20日载于《世界华人周刊》名家专访栏目

马玲2013北京阅读季“十大影响力图书”

编辑

马玲新京报讯(记者邓玲玲) 报道

第三届北京阅读季最受大众喜爱的“十大影响力图书”评选活动于近日正式落下帷幕。历经近两个月的全民投票与专家评议,《舌尖上的中国》等十本图书最终胜出。
除了《舌尖上的中国》,之外,入选“十大影响力图书”的有:《好妈妈胜过好老师》《时间简史(普及版)》《中国最美的100个地方》《百年孤独》《白鹿原》《朱镕基讲话实录(1-4)》《图文纪实北京胡同》《数学之美》《邓小平时代》。
据悉,本次“十大影响力图书”评选活动是由市委宣传部、市新闻出版局联合主办的一次大型全民阅读活动。本次活动从今年5月中旬正式启动投票,6月25日投票正式截止。期间,吸引了十万北京市民的广泛关注。

马玲马玲著《图文纪实北京胡同》内容介绍:

马玲著《北京胡同》 马玲著《北京胡同》

  《北京胡同》目录:
  第一部分 胡同知识,第二部分 胡同味道,第三部分 凄凉拆迁,第四部分 人文视角,第五部分 胡同别韵,第六部分 文革遗痕,第七部分 老外进驻,第八部分 胡同风情第,九部分威风八面,第十部分 怀旧。
弯弯曲曲的小胡同有很多弯弯曲曲的故事,弯弯曲曲的小故事告诉我和你:每一座四合院都有一幅看不够的画,每一扇大门都关着一个猜不出的谜,走出高楼大厦到小胡同去,走进爷爷奶奶的故事里,听一听老北京的悠长的回忆,本书送你一把钥匙,让你开启胡同里的一扇扇大门,每一扇门后面隐藏着等你搜寻的一段段故事。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 1.    马玲简介  .爱思想网.2003-8-13[引用日期2013-02-26]
  • 2.    2004年3月31日《北京晚报》第44版
  • 3.    马玲.北京胡同.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2011年:1-40
词条标签:
人物